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報道 > 媒體視角 媒體視角

中國藝術報:笑聲里的《人間煙火》道出民心愿景
2019年09月16日   發布者:admin

《人間煙火》戲劇線條一干多枝,在棚改任務這一戲劇主干之上,多個枝節各行其道、各顯其能,并與承載戲劇主干的中心人物蘇小魚勾連在一起,形成一條喜劇化的、不斷發展遞進的,猶如繩結與解扣、塊壘與化解的情節鏈。

原創話劇《人間煙火》的首演之夜是喜氣歡快的,這顯示了該劇貼近普通百姓的創作思路,真正地接了地氣。劇中的人物和故事與觀眾的觸點如此親近,正如劇名所云,充滿“人間煙火”,民心愿景溢于言表,此種親和力無疑將增大劇作的市場贏面,觀眾的笑聲、掌聲足以佐證。

《人間煙火》由中國國家話劇院出品,劇本由近年來在北京話劇舞臺上極為活躍并處于高產期的《新劇本》雜志主編、優秀青年編劇林蔚然捉刀,導演則由以小品編導著稱的婁迺鳴擔綱。《人間煙火》以當下的城鎮化建設為社會背景,聚焦城中村改造的社會熱點、難點,講述年輕的基層黨員干部蘇小魚在主持棚改工作中,從簡單地催著街坊鄰居簽字搬遷,到理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他把“吃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4句民謠當作自己的座右銘,以親民、為民的情感和才智幫助大家解決實際問題,在與自家老父親和鄰里街坊的交流中,將政府惠民工程的意義和好處像“細雨潤無聲”一般沁入百姓心中,不僅順利完成了棚改任務,蘇小魚還收獲了與搬家公司女老板郭家一的愛情。

《人間煙火》有著鮮明的輕喜劇風格。編劇林蔚然對筆下的基層黨員干部、小業主、孤寡老人、“90后”創業者等典型人群的生活形貌加以喜感的提煉,全劇人物個性、人物關系和故事情節的構建都基于輕喜劇路線的框架,其戲劇線條一干多枝,在棚改任務這一戲劇主干之上,蘇小魚自家父親的心結、美芬客棧一家三口的是非恩怨、秋月面館的兄弟相爭、歡歡照相復印店小兩口的婚姻狀況以及橫插進來的搬家公司女老板郭家一等多個枝節各行其道、各顯其能,并與承載戲劇主干的中心人物蘇小魚勾連在一起,形成一條喜劇化的、不斷發展遞進的,猶如繩結與解扣、塊壘與化解的情節鏈。

其間,編劇自然、有機地將親情溝通、老人贍養、年輕人創業等社會熱點問題織入劇情,不僅表現了百姓真實生活中的諸多誤區與困境,也揭示出棚改工作的困難和復雜性,進而有力地烘托了蘇小魚這一親民為民,勇于承擔困難、善于解決問題的基層黨員干部的形象。

劇中舞臺呈現的場景是一個高度概括的城中村景象,舞美設計利用轉臺打造了一個高達3米的雙層、多面、多角度的舊式樓體,每個家庭占據一個切面,形成蘇小魚家、美芬客棧、歡歡照相復印店等不同的生活剖面,加上右臺口固定的秋月面館,劇情就在這些不同的生活剖面中輪番上演,將人物、情感、訴求一一展現給觀眾。

盡管舞臺設計很立體,近于寫實,但《人間煙火》的總體舞臺呈現并不立體也非寫實,它的人物、情感、故事都不具縱深感,而更像是鋪展開的一幅平面的風俗畫,雖然淺顯但生動有趣,它的主題意蘊像年畫一樣喜氣鮮明、曉暢通達。作為戲劇表達主體的舞臺表演,也是在寫實性與表現性之間搖擺,漫畫式的表演穿插其間,既框定了輕喜劇風格,又強化了喜劇效果。

如秋月一家抻面的戲謔表演就是漫畫式的,具有很強的舞臺渲染力。美芬護理癱瘓丈夫時的舞蹈化表現亦是,它超越了現實,喜劇的漫畫式手筆直達精神層面,迅捷而多意。當其兒子轉變人生態度,接替媽媽護理父親時的舞蹈性語匯與母親同質,其人物發展和可喜變化在喜劇的夸張中更加彰顯。再如,蘇小魚與郭家一的愛情場景也是漫畫式的,蘇小魚得意竊喜,郭家一害羞捂臉,兩人駕車巡游,筆墨不多,寥寥數語,漫畫式的手筆卻將兩人的愛情做了放大,濃郁而甜美。

在舞臺呈現中,還有一個貫穿全劇的導演語匯值得玩味,這就是勾連幕間與戲劇段落的跑步者和騎行者,他們的每次出現,既是劇作的逗點,又像是點評似的襯托著蘇小魚的一言一行,為劇情的發展作出喜劇性的提示和“挑逗”,也使得輕喜劇風格更加流暢。綜上所述,可以說婁迺鳴導演的喜劇表達,是對《人間煙火》風俗畫屬性最恰當的界定。

《人間煙火》是一出刻畫基層黨員干部形象的劇作,寫出了與百姓同質的干部形象,是十分可喜的成功。在習慣了“高大上”的形象體系中,一個樸素、親和、沒有架子的蘇小魚,在藝術創作中顯得格外親切和珍貴。現在提倡黨員干部不忘初心,什么是初心?蘇小魚的4句民謠座右銘就是初心的體現。笑聲里的《人間煙火》道出了民心愿景,與民同享人間煙火,百姓樂見蘇小魚式的基層干部多出現在自己身邊,這或是《人間煙火》給予觀眾的最大喜感。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楊道全 

作者系編劇、詩人、文藝評論家

相關推薦

桑普多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