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劇目

為您推薦

《特赦》

當前位置: 首頁 > 優秀劇目 > 新創劇目 > 《蘭陵王》 《蘭陵王》

演出時間:11月20日—11月21日
演出地點:涼山州金鷹大劇院
在線購票         觀看預告片
  • 劇情簡介
  • 主創團隊
  • 演員陣容
  • 背景介紹
  • 精彩點評

全劇從北齊名將蘭陵王的傳奇故事發展出全新的情節,將蘭陵王設置成一個因目睹父王被害而用女兒態掩藏真性情的柔弱王子,齊后為喚回蘭陵王的男兒血性,交予他先王遺物——神獸大面,戴上大面的蘭陵王神奇般地平添雄偉氣概,在戰場上所向無敵,卻也同時走到冷酷無情、暴虐可怖的人性另一個極端。最終,齊后用母性的犧牲幫助蘭陵王告別迷途,回歸本我。全劇用藝術象征的方式,講述了一個關于“靈魂與面具”的寓言,體現對悲劇命運的觀照,引發觀眾對于人性、本心的思考和探討。

人:周予援

制:諸葛燕喃、戈大立、白雪峰、田沁鑫、聞國久 


劇:羅懷臻

演:王曉鷹

舞美設計:張

燈光設計:邢

服裝設計:彭丁煌

化妝設計:申

道具兼面具設計:張華翔

音樂設計:田震子

音響設計:王子春

形體設計:賈

副導演:佘南南

舞臺監督:王志強

技術管理:謝

制作統籌:張浩若

演出統籌:肖罕

宣傳統籌:孫路 王昊宸

記:王

務:王大衛

蘭陵王--張皓越

--夏力薪

?--

?--余鳳霞

右丞相?--

左仆射--?鄒一正

尉遲琳--?

?--張津赫

儺面舞者--何宏宇 田鴿

儺戲表演--張津赫 李楠 何宏宇 田鴿

儺面先王--王大衛

--李楠 王優雅 王大衛 王廣濱 劉子郁 李北 王居峰 夏夢

導演的話:

《蘭陵王》,一個關于“靈魂與面具”的寓言。

一千六百年前的蘭陵王傳奇,是關于“一個人的真實面目與面具”的故事。今天的話劇《蘭陵王》從中發展出了具有極強象征性的全新情節,它講述的不再是傳奇故事更不是歷史真實,它是一個有著現代意味甚至魔幻色彩的寓言,揭示的是每個人都可能會遇到的關于“靈魂與面具”的人性難題。

面對不同的境遇,身處不同的位置,人們常常會為人性戴上不同的面具,或逆來順受、曲意逢迎,或頤指氣使、生殺予奪,其實效果只有一個:不見本心。故作卑微時固然是蒙蔽真心,享受霸道時又何嘗不是迷失本性,二者同樣悲哀,也許后者更甚。

當蘭陵王想摘下那個給予他安全和隱忍的女性面具時他尚能把控,而當他想摘下那個讓他成為英雄、王者并最終成為霸主的兼具神性和魔性的威武大面時,事情已經變得復雜、艱難甚至慘烈,竟然需要親人的犧牲作為代價!

蘭陵王最終的“浴血回歸”,是對叩問人性、追尋本心的呼應,從此刻開始,蘭陵王駐進了我們每個人心中……

歷史上的蘭陵王傳奇是中國傳統戲曲的源頭之一,中國戲曲“以歌舞演故事”的美學特質最早就是在《蘭陵王入陣曲》中初露端倪的,而這個古老拙樸的樂舞中蘭陵王頭戴大面的形象,也直接發展成了后世的儺戲面具乃至今天的戲曲臉譜。我希望通過追溯這個中國古典文化藝術的源頭,在《蘭陵王》中進行既有中國文化傳統又有現代藝術品格的舞臺演出創造,在戲劇表演和人物形象塑造中融入儺面、儺戲、古舞、踏歌等古樸的藝術語言,并由此達成象征、魔幻的現代藝術表達。

《蘭陵王》是我在“中國式舞臺意象的現代表達”導演藝術追求上的新探索。

 

《蘭陵王》是一部深刻的、對人性有嚴酷剖析的藝術作品。作者和導演用象征的原則、語匯破解了人性的復雜。面具體現蘭陵王的處境和心態,也體現人性的種種扭曲、變異。作者和導演縱深地揭示了每個人都可能遇到的關于靈魂與面具的人性難題,這的確是非常深刻的。《蘭陵王》舞臺演出的所有視覺、聽覺形象和舞臺調度特點都儺戲化、歌舞化了,凸顯出戲的象征性。導演是一直在追求剖析人的靈魂的導演,多年來曉鷹的思索和導演實踐可以概括成為兩件事:一件事是探索追求演出中的哲理思想品格,還有一件事情是探索追求舞臺藝術的“從假定性到詩化意象”,他在自己的導演創作中慣于使用象征,慣于創造詩化意象來傳遞舞臺演出的哲思內涵,激發觀眾在欣賞戲劇美的同時進行思索,這次在《蘭陵王》中詩化意象用得比較充分。

——中央戲劇學院名譽院長徐曉鐘

 

這部戲給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蘭陵王在故事中面對的形勢跟命運。最開始,蘭陵王為了生存而扮演了順從、豐盈、柔弱的女性形象,后來他戴上大面之后徹底變了,成為英雄與魔鬼,展現了人性兩個極端的對照。全劇將人性變異的復雜性、深刻性展現了出來。

——中央戲劇學院戲文系教授譚霈生

 

話劇舞臺上竟然有這樣的戲劇奇觀,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舞臺,我被《蘭陵王》的舞臺所震撼,于是想到了“中國意象現代表達”這句話,有了《蘭陵王》這部戲以后,這句話就有了份量,將來的人們可能會常常提到這句話。

——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童道明

 

這部戲是我近年來看到的“三高”、“三多”、“三大”作品。

“三高”:王曉鷹和羅懷臻有著很高的藝術追求、業界地位和藝術高峰;這部劇選取了蘭陵王在中國文化史上的高端事件;這部戲引起了北京甚至全國業界的高關注、高期待。

“三多”:主題多義性,比如豺狼、羔羊、英雄、惡魔、面具、靈魂、異化、母愛、拯救、救贖,等等;戲劇敘事和結構多處借鑒、化用世界經典作家的經典作品;舞臺呈現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國戲曲的多種元素。

“三大”:編劇和導演努力對人性進行大思考;編劇和導演努力對中國傳統文化有一種大發現;編劇和導演努力對中國話劇民族化以及當今中國戲曲的發展有一種大設計、大作為。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研究員馬也

 

《蘭陵王》的確是一出別具一格的、富于民族色彩的作品,它包容了中國戲劇歷史發展中的許多表現形式,以面具的象征和寓意展示了人性中的復雜、真偽、善惡面目。

——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教授羅錦鱗

 

導演王曉鷹的“中國意象現代表達”在這個戲里探索的方向逐漸明朗、明確、清晰化,今年是中國話劇誕生110周年,現在僅僅說“話劇民族化”是不夠的,曉鷹提出的理論命題非常好,用“中國意象”來表達當代舞臺要表現的東西,他叫“現代表達”,表達成什么樣子就在《蘭陵王》這個戲里。

——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中國戲劇家協會顧問廖奔

 

《蘭陵王》是一部透視人性、飽含哲思、蘊含辯證,寓意深刻的優秀之作,也是近些年罕見的話劇力作。中國傳統敘事與現代思想積淀有機融通,歷史的雄渾蒼茫與詩意的飛升意象渾如化境,蘭陵王的本我與可人兒、代面之間的偽裝與偽化、抗阻與掙扎的心理動機與外在行動邏輯清晰,如流水般順勢展開卻形成抓牢人心的張力。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研究所所長宋寶珍

 

王曉鷹與羅懷臻的合作,把蘭陵王的故事發揚光大到了幾乎無以復加的地步,十分驚艷。這部戲的舞臺美術很棒,那樣一種理性追求,一個非常簡約的房梁,既是對人性的壓抑和囚禁,同時又是權力的象征。

——《中國文化報》副總編輯趙忱

 

蘭陵王的故事是非常好的戲劇題材,而且是很好的中國故事。我一直在關注話劇應當如何借鑒戲曲的問題,王曉鷹和羅懷臻兩位老師自覺地、有意識地把戲曲作為他們話劇創作的支點來操作,這是非常打動我的。我認為,民族化是中國話劇走得更遠、更好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途徑。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副研究員張之薇

 

《蘭陵王》的經典傾向在于其完全顯示了“在戲劇藝術中,人的動機應該具有感性的豐富性,應該折射出靈魂最深沉、最多樣化的運動。”經典性體現的重要之處,在于《蘭陵王》寫出了人在詭譎命運面前的困惑與求索。全劇定位于寓言的品格,使得這種經典性更加彰顯。

——劇作家、文藝評論家歐陽逸冰

 

話劇《蘭陵王》以中國戲曲史上具有斷代意義的劇目《蘭陵王》作為基礎,創造性地轉化了史料中只言片語的人物個性,變成了具有現代意義的戲劇表達。劇作家羅懷臻先生用對愛與情的呼喚,審視著兩副面具,一副讓人異化,一副讓人神化,他用自己的寬容與平和,為蘭陵王找到了安妥靈魂的途徑。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所長王馗

 

國家話劇院的《蘭陵王》讓我有了久違的激動,全劇呈現出來的高度整合氣象,我們爭論不休的“內容與形式”在這里和睦體貼,相敬如賓又相濡以沫。我們在戲曲與話劇間拿捏不定的“寫意”與“寫實”、“抒情”與“思辨”,同船共渡又刀鞘合體。很難想象,倘若編導沒有這樣一致的自覺與審美取向,古典古樸與現代哲思如何能存放下如此中國式的氣象?兩句話涌上心頭——“內容給予了形式,形式即是內容”、“文化自信與現代表達的整合”。

——天津歌劇舞劇院導演張曼君

桑普多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