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報道 > 星光燦爛 星光燦爛

中國藝術頭條:“主旋律作品一樣能很好看!”青年導演白皓天的Q&A
2019年09月03日   發布者:admin

今年,第十五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和第十六屆“文華大獎”兩項國家最高級別的藝術大獎同時頒給了國家話劇院出品的話劇《谷文昌》,中國藝術頭條也迅速聯系到了《谷文昌》的導演——白皓天,對他進行Q&A~

Q

作為“青年”導演的他同時獲得文華大獎和“五個一”工程獎,假如讓您現在發表獲獎感言您最想說的話是什么?

白皓天:感謝領導、專家、觀眾給予的肯定,感謝所有一起努力的同仁,我們的付出得到了回報,很欣慰。

Q

您在創作中是什么樣的?演員們如何評價您?

白皓天:創作其實不光是導演個人化的東西,更多的是團隊協作,大家一起討論。我們組里氛圍是屬于比較輕松的,都比較像家人、像朋友。演員們說我屬于排練效率比較高,做決定比較果斷的導演。

Q

作為青年導演,您覺得“年輕”有什么優勢?

白皓天:年輕可能意味著身體機能好,精力旺盛,有更多的時間學習,汲取知識,吸取這些素材。

Q

如何塑造“谷文昌”這個人物?

白皓天:首先我們放棄了塑造一個“高大全”的形象。想塑造一個有血有肉有溫度的人物,首先要先俯下身去,把自己扎到這個泥土中。我們要塑造他先是一個“人”,再是一個”可愛的人”。他實際上不是非常威嚴的人,他跟老百姓非常近,他就把自己當成了東山的一份子,對老百姓有求必應,把“東山”當成了自己的家,把東山的事當成了自己的事。

Q

在《谷文昌》的創作中,你為這個人物哭過嗎?

白皓天:那可不是我一個人哭,是全組每次都在哭。幾乎每場戲都有動情點,特別每次演到結尾谷文昌說“我還想再多干點,再為東山多干點。”他俯身摸在象征著東山的這塊石頭上的時候,那一剎那實際上是非常打動人的。可以說他的故事首先感動了我們自己,才繼而能感動觀眾。

Q

如何讓年輕人走入劇場看這種“主旋律”劇?

白皓天:主旋律的作品一樣能很好看!我們用年輕人比較容易接受的表達方式,比如新科技,新技術手段來體現新時代戲劇的進步。更多的用年輕人所關注的“新語言”去描繪他們的生活,從而讓更多的青年觀眾走進劇場。

Q

實際上走進劇場觀看《谷文昌》的年輕觀眾達到您的預期了嗎?

白皓天:我認為是超額完成目標,很多小學生玩著手機走進來,淚流滿面走出劇場。我還記得印象最深刻的是人民大學的大學生,因為對谷文昌人物的認可,對舞臺的肯定,還自發的組織了研討會,還將研討結果發給我們,這也是源于年輕觀眾心中認可。


Q

從《共同家園》19次進藏到《谷文昌》12次去東山,您覺得扎根基層和創作之間的關系是什么?

白皓天:想創作一部好的作品,深扎是他的必由之路。如果沒有深扎,無法創作出一部讓觀眾接受度滿意度都很高的,有血有肉的作品。

Q

為什么要深扎這么多次呢?

白皓天:其實不是說為了次數而去,而是我們每次去深扎回來演出要進行修改打磨,過程中遇到問題,帶著問題要再去深扎。我們想得到最真實的資料,就得自己背著包,去探訪包括跟故事和人物相關工作人員,老百姓,家屬,去了解人物真實的故事。


他下一步的生活計劃

Q

您不拍戲的時候都有什么興趣愛好?

白皓天:我認為導演是要熱愛生活的,涉獵的面要廣一點。做飯,旅游,看書,看新聞,看電影都是我的愛好。

無標題

無標題

Q

下一步您還有什么想拿的獎嗎?

白皓天:拿獎不是關鍵,拿獎是對我們工作的一種肯定,更重要的是面向觀眾,更堅定不移的走在創作路上,爭取做出更好的作品來。

Q

您對其他的“青年”導演有什么想說的呢?

白皓天:我們作為文藝工作者,只要付出努力,更多的宣揚核心價值觀,展現真善美,樹立正確的價值導向,相信大家都能做出風格不同,觀眾認可的優秀作品。


來源:中國藝術頭條

原創漫畫作者:又子

作者:咸大嘟

相關推薦

桑普多利亚